雪中松

 

一直以来喜欢雪中的松树,无论松树的种类。

总感觉那景象介于童话与真实之间……


2010年寒假台湾之行(六)
雪中松 发表于 2010-2-19 17:11:00

24  垦丁

台湾的海和它的湖一样,在不经意间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正值黄昏,汽车沿着海岸线行进,路与海隔着一道绿化带,看不到海岸,望见的已是海水。

我在不同的地方看过海水:北戴河的海、青岛的海、厦门的海、泰国的海……,奇怪的是不同的地点海水是不一样的。当然,她们没有好坏之分,只有气质的不同罢了。我喜欢海,所以所有地点的海水我都喜欢。垦丁的海水要显得蓝些,野味感十足。

随着导游的讲解,我了解了一些垦丁海的故事:台风的凶猛、海战的演习、人们的生活……。原来这平静的海面,也曾蕴含着不平凡的事情。尤其看到为了躲避海战演习中的炮火,有一段铁路,人为地修缮了隧道,更让我切身地感受到海峡两岸曾经的历史。斜阳慵懒地照在海面上,是何等的平静与美妙,愿人们能永久地享受着。

到达猫鼻山时,已近落日,阳光没有了白天的明亮,却多出了色彩,而这色彩为画似的美景添色不少。站在高处瞭望海岸线及远处的大海,看到的是色块分明的景象:山是绿色的、岩石是黑色的、海浪是白色的、海水是蓝色的、天空是橙色的。

照相而成了我们必备的工作。集体的、个人的,从孩子们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此刻她们也被这美景所吸引。在与景色合影后,不忘单独拍几张风景照,追问原因,答曰:回家给妈妈看看。原来在小小游子的心里始终装着自己的妈妈。孩子们的可爱就在于此吧!

巧合的是在这里我们又一次遇见了清华大学组织的旅游团,他乡遇故人,让我们欣喜的同时,更感叹世界的狭小。

顺着甬道一路上行,经过一片草地后,我们登上了一座不高的山地上的平台,往东望是有名的鹅峦鼻灯台,南面则是一望无际的大海。经人指点才知道,在平台的斜下方的岩石中,有一块因外形酷似猫,而得名的“猫鼻头”,它是否真似猫,我想也是因人而异吧!但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它是否像什么,而在于它“引诱”在人们来此,欣赏这海、这山、这海中的石吧!

下山时,灯台的灯一点亮,在白色的建筑中,透出橙色的光芒,是那样的温暖。试想在夜色笼罩下、在墨色的海水包围中、远远望见这灯光一定会给人以希望、给人以温暖。

 

关于台湾的海

这次来台湾,有件很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触摸到海水。本以为可以在海边散步、可以和海浪追逐、可以在沙滩捡拾贝壳,但是没有。只是感叹台湾海岸线上的岩石太多了,不适应做海边常做的那些事罢了。这种想法,也成为我向学生们解释的原因。远望台湾的海水,美的是那么遥不可及。

回到北京后,台湾的情节始终没有散去,寻得龙应台所著的一本书《面对大海的时候》,读过才发现,原来身为台湾人,他们也不曾多于我们在海边散步。这真是历史的遗憾。我是不关注政治的人,只希望能再有机会到台湾时,可以在海滩上散散步。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工作是刻板的,总让人感到有很多不能选择的选择,无奈。

    但是生活中的时间被这样太多的“无奈”所填充,于是换个角度思考,在无奈中选择令我心动的一瞬,这样做后竟发现,原来工作还是有趣的,尤其是与孩子们在一起……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