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松

 

一直以来喜欢雪中的松树,无论松树的种类。

总感觉那景象介于童话与真实之间……


2.22   观摩全国第三届艺术节
雪中松 发表于 2010-2-23

222  观摩全国第三届艺术节【上海】

开学了,而我却跑到上海,观摩全国第三届艺术节。这是一趟美差,白天可以随处走走,晚上可以欣赏音乐会。美哉!美哉!

什么叫做峰回路转?今天的事情就是!因为人多,而票少,故老师们只能根据各校的艺术特色,观摩各自的比赛。今晚,是艺术节的第一天,比赛的内容是管弦乐和舞蹈,这两项都没有我们的份,因此,只能干瞪眼。没想到,峰回路转就这样的发生了,意外地遇见徐老师、意外地得知又多出三张票,因此,我们也就必然地欣赏了孩子们的精彩演出!而我又是最幸运的,利用了随机应变的伎俩,两场并行安排的比赛,我都欣赏到了。不虚此行!

管弦乐部分我看了上半场,外加最后两个节目。让我有种地感受到,能够参加到全国比赛,每一个队都不弱。孩子们的表现都可圈可点,艺术教育使这些孩子们受益,我想参加过这样活动的孩子,一定收获很大,这绝不仅仅是音乐所能给予的。

边欣赏边在想,孩子们的表演与专业演员的表演有何区别?是对音乐的理解?还是自身的音乐表现力?我认为都不是,应该是符合孩子们年龄特点,能让孩子们在自己所演奏的乐曲中陶醉,而不是仅仅是模仿成人的演出。我想这样的模仿,极有可能扼杀孩子们对音乐的理解,与喜爱。看到青涩的面庞穿戴上成人样式的演出服,不苟言笑地端坐在舞台上,让我感受到有丝丝的不忍,仿佛台上的孩子变成了老人。

只有坚持自己的特色,才能形成独特的风格。最后的两个节目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的管乐合奏和广东实验中学的弦乐合奏。学生们在演奏这两首曲子时,无论是艺术表现力还是学生们的精神状态都得到很好的展示。让我想到,好的艺术不是求大求全,而是要有自己的特色,并将特色发展为特长,这样才能有生命力。西洋乐可以将管弦乐合奏,又分为管乐合奏和弦乐合奏,为什么民乐不能包括综合型乐队和只有吹打乐的乐队呢?(也许早就有,只怪我孤陋寡闻)该坚持的一定还要坚持,结合学校的情况,我们要立足已有的成绩,并将其发扬光大,做足文章。

专家的作用不容小觑。观看中,就我这个音乐外行,都能发现专业指挥与非专业指挥的不同。而同是专业指挥,著名专家与非著名专家指挥的不同。由此,我想将大师们请进学校,这有利于借助多元的教育资源,服务于学校的教育。但是,也有一个问题,请专家是需要成本的,而著名专家更是稀缺的,如何在专家培训学生的时候,带起老师这支队伍,可能才是当务之急。全国大赛不限制专业人士的出场是否也在鼓励这种教育模式?于是乎,因为专家的稀缺、教育经费的问题,如何才能真正解决艺术教育发展的不均衡性?

舞蹈我更是不懂,但是爱看,因为她美。遗憾的是,舞蹈只看了三分之一,但我却被孩子们感动了,《泰山挑夫》更是惹出了我的眼泪。每一支舞蹈孩子们都是那么地投入,从表情到肢体动作,能让我感受到台下十年功的艰辛,相信所有参赛的孩子这个寒假一定没有过好,我要是评委一定都给她们(他们)打出一样的分数,不然我会觉得愧对于孩子们。比赛这种形式太是残酷!我不喜欢。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工作是刻板的,总让人感到有很多不能选择的选择,无奈。

    但是生活中的时间被这样太多的“无奈”所填充,于是换个角度思考,在无奈中选择令我心动的一瞬,这样做后竟发现,原来工作还是有趣的,尤其是与孩子们在一起……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