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松

 

一直以来喜欢雪中的松树,无论松树的种类。

总感觉那景象介于童话与真实之间……


中日友好教育交流
雪中松 发表于 2010-3-25 12:49:00

中日友好交流

      ——素质教育

3月21日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参加了由清华大学基教学院组织的中日素质教育的问题,听后很有启发。大田尧先生的教育“遗言”应引发我们思考更深的教育问题。在此,祝大田尧先生身体健康!以下是根据讲话录音整理的文章,与同行们共勉。

大田尧先生讲话:

大我叫大田尧,出生于1918322,这是我第11次到中国访问,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来中国访问,所以我想把我内心深处所有的想法都传达给大家,把我对中国想说的所有的话都告诉大家,同时从学术的角度想向大家谈谈。如果大家也把他堪称是一种教育遗嘱的话我也会有一份荣幸。

大家知道日本并不使用“素质教育”这样一个词语,在日语一般的语言学词典中都会对素质或素质教育进行这样的解释:是人出生以后自然所具有的某些特性。我依据日语中的素质,同时也考虑中国的素质教育谈一谈我对素质教育点滴的理解。我认为素质教育首先应该是这样一种教育,每个人自出生以来一个个人所具有的自己的个性,能够得到社会教育的某种支持和声援,这种个性的东西得以成长和发展,这就是一种素质教育。今天我谈的素质教育并不是日本素质教育的现状,更多的侧重于是日本教育的未来。我想把自己对素质教育的一种期望和期待在这里和大家进行交流。

首先我想谈我身边的一个小故事,这是我身边的一个农民提起的一件小事,但这件小事却使我思考了很多问题。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和这个农民相识,他从事苹果栽种职业。他把我带到他的苹果园里并且从树上摘下一个苹果,打开这个苹果让我看见里面的种子。在这个时候他和我说的一段话让我至今记忆犹新。他说:看看这个苹果的种子,其实每一个种子都有一个小小的天生设计图,这样一个设计图我们虽然看不见,但是我们不停的给它浇水、施肥。我们给他进行各种各样的关注,那么他原来的天生设计图就会良好的发展,就会渐渐成长成一个苹果树,然后结硕果累累。

这个农民自己的个性特点是在进行苹果种植的时候进行有机种植方法,他反对使用化学肥料,更反对用喷气式飞机在农田里大量喷洒农药,也反对在农作物种植过程中使用杀虫剂,除草剂,倡导完全使用自然的传统农业的种植方法,避免因为使用各种现代的方法而干扰苹果的自然生长,取代了它原有的特点。众所周知,如果进行有机种植会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成本,花费的代价自然很多,但如果我们进行这种尝试,我们可以避免有机种植农作物的各种障碍,有时我们可以发现我们真正传统种植的长处。大家知道农业的种植,实际种植的是人们所必需的食物,食物是维持人的生命、生存的最基本的东西。如果对人的生命,对人本身的价值还更加重视的话,那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花费更多的时间和成本去创造真的东西,来供人的生命维持它更加珍贵的价值。

实际上在日本这样的一种有机农作物的栽培,既代表了一种农作物种植的发展,也代表了一种新的思想,一种生命的观念。所以我今天在这里特别向大家介绍。现在社会越来越多的使用各种化学药品、除虫剂等,并且使用了更多复杂的、机械化的手段使我们的程序更简单,成本花费更小,但实际上这样制作出来的东西使我们生活的质量大大降低。虽然有机农作物的栽培可能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成本,但这才是真正的、有价值的,也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东西。

刚才我所介绍的日本这样的一个农民他进行的以有机栽培为核心的农业种植、经营,和现代市场经济发展在很多地方是不和拍的。因为市场经济要求高效率,高竞争,而他消耗的各种成本代价培养出的真东西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但我更加关注的是这样一个为了培养真的东西,种植真的东西的普通农民用那样朴素的言语告诉我这样的一个有关苹果种子美妙设计图的事实。这样一个设计图如果有人去关心它,培养它,使它成长,给它浇水施肥,那我们就可能得到一个真正的好的东西。他这样的一段话不仅仅是在讲有机种植,实际上启发了我很多的思考。这位农民还告诉我种植出来的这种苹果如果按照市场经济价格的标准是非常不合算的。

在这个故事里我除了关注这位农民所讲的种子里的小小设计图外,我还注意到他的另外一个说法。他说对于这样一个有小小设计图的种子我们要关心它,爱护它,培养它,使它不断地能够成长出来。这位农民朴实无华的言语中包含了我们教育工作者应该思考的教育工作的核心。我认为在每一个孩子的心灵深处都有这样一个跟种子一样的设计图,这每一张设计图都有着自己的个性。这每一张设计图我们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关系到我们教育的命运。我想特别指出孩子内心深处的这张设计图和平时我们所指的设计图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孩子在没有出生前就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活动,他用他们的手与身体触摸母亲的身体;出生以后可能通过各种实践活动触摸更多新的东西,发现更多的新鲜事物。在这些活动中他们心灵中富有个性的设计图是随时随地发生变化的,有时候这张设计图变得很大,又或者很小。它的弹性、伸缩性极强。它并不是一个单一的、一成不变的简单设计图。

我们非常关注的是刚才我们谈到的处于人的内心深处的一张设计图,它随着社会状况的变化,随着各种不同因素条件的变化,而不断的发生扩大或缩小,延伸或内延。在这样各种各样变化中,他不是固定不变的,它在某些时候变化比较迅速,某些时候变化比较缓慢。在这样每一张不断变化的设计图中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本质特征。它在变化之中存在不变的成分,在不变中又出现新的变化,这是一个有机统一的整体。这张设计图犹如人的个性般,在调整中不断地发展,在发展中又呈显出丰富的色彩。

但是对于这样的设计图,它的发展状况又如何?这张设计图未来的发展方向和每个孩子的学习能力息息相关。在日本用“学习力”这样一个名词来表述它最为合适。我对学习力或学习能力是这样界定的:学习的能力其实是人生命本身的一种能力,也是人求生能力的一部分。人若要生存就需要食物、水、空气,人身体每天所做的新陈代谢活动其实是和我们大脑中的学习活动具有相似的地方。我们所说的学习能力其实是人的新陈代谢在学习上的表现,这种新陈代谢活动本身也是维持人的学习的本质特征,同时也使得生命得以维持。但是在这里我特别想指出一点,人的学习力是有着新陈代谢的特点,这与我们对人的特征的一般说法有着很大的不同。一般我们承认对于食物、空气等,我们的身体有着不同的代谢方式,但是我们对于大脑的新陈代谢活动却关注不够。一般来说认为大脑是一个吸收知识信息的重要器官。但我们没有注意到大脑对各种信息、知识、思想也是在不断的进行新陈代谢。其实学习本身也是一种新陈代谢的延续。人的大脑如果不能进行正常的思考、活动,那么就丧失了脑的意义。如果大脑的新陈代谢活动不能进行,人本身的学习活动也将受到限制。人是在不停的新陈代谢过程中进行学习,掌握知识,发展学习能力。这样一种学习能力本身实际上就是我们自身价值的存在。

人的学习是一种新陈代谢活动,这是我通过各种学习自己得到的认识,但是坚持这种认识,特别是在教育改革实践中坚持这样一种思想是非常难得的。在日本20年、30年的教育改革中存在着几次有关教科书修改的问题,其中有大家所熟知的加入教科书的审判事件,就是把关于历史教科书中的“侵略”两字改成“侵入”或是其他的名字。我们对此表示坚决的反对,其主要原因是每一个孩子都有知道真实东西的权利。每一个孩子只有知道真实的东西,他大脑的新陈代谢才能够得到真实的发展,所以通过日本教员,包括教育学家几十年的努力,终于在1976521得到日本最高法院的裁定,承认儿童青少年有学习真实东西的权利。成人只有给他们提供真实的教育信息才是真正的为教育孩子在做工作。同时我们也和世界各地有实力的教育学家联合在1985年是世界儿童宣言得以最后的签约实现,这都是属于我们要保障孩子真正的享受学习权利作出的点滴工作。

但是非常遗憾的是即使是在世界范围内占有主流的教育的理解和认识也一般是把教育看成是一个教育者对被教育者进行施教的过程,学习只是教育活动中很小的一部分。教育就是应该把希望孩子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作为根本的目标,然后集中各种可能的条件进行教育活动。这样的一种教育实际上是使孩子“同化”于成人思想,同化于我们现在社会所认识到的思想水平。这种教育并不是按照孩子真正的需求,自身发展及学习力去走向一条真正教育道路的教育思想。特别是在像日本这样的国家里,国家对于教育的影响,教育政策对于教育本身的介入非常大。所以在整个世界范围内日本教育还存在着相当严重的问题,占有主流的教育意识在日本也并没有达到把孩子放在主人翁这样的一个重要位置上来。这值得我们严正认真的思考。

大家一般认为教育所要做的事是使人发生变化。为什么人们总是急于把教育当成一个使别人发生改变的一种行动呐?我想谈一谈它深层的背景和理由。1956年我曾经远赴英国进行为期两年的访问研究。当时日本和英国之间还未进行空中通行,我承客船历经33天到达英国西部一座城市。1956年战后美国军队对日本的占领还没有最后撤出,所以当时日本国家的性质是一个殖民地的国家,还是一个附属于美国的附属国。对这一点当时在东京以外的各方人士都不停的讨论着。当我乘船从新加坡绕过印度洋到达南非的时候,非常吃惊的发现许多座椅上都写着“只准许白人使用”的字样,许多卫生间及住宅也都明确标明只准许白人或黑人使用的字牌。这一切令我这个东方人感到很吃惊。大家知道这种状况来源于没有任何理由的黑人歧视政策。当时看到南非的这种状况,我反思了日本的问题。

日本在近代对外的扩张,以及海外殖民地的统治过程中实行了所谓的同化政策。这种同化政策我们在日本对韩国殖民统治的过程中看得非常清晰,比如说迫使韩国民众必须改用日本姓氏,在韩国推行使用日语的运动,也比如说把日本人信仰的神社搬到韩国,硬要当做是韩国的信仰,另外把天皇当做是韩国的政治统治者。这样的一种殖民统治政策表现出的特征就是“同化”二字。与南非的这种民族歧视政策相比,日本对于殖民地的统治方式采用这样一种同化政策,不是采用表面的对少数民族或是弱小民族进行歧视和欺压,而是深入到一个民族的灵魂之中,使其按照自己的想法生存发展,试图彻底改变对方的“同化政策”。这是当时日本政府在殖民统治过程中表现出来的明显特征,而我特别强调的是这样一种对海外殖民统治表现出来的同化政策剥夺了少数民族、弱小民族灵魂的这种政策特征,其实也是如本国内的一种“同化“特征。

我对日本这种海外殖民统治政策特征分析过程中感觉到其实日本教育中也存在着重大问题。对于日本民众而言,他们的思想、地位也同样得不到尊重,他们也同样在国内的一种同化政策过程中被迫屈从某种教育,不仅不承认对方个性的存在,不承认对方的价值,一定要用自己的价值,自己的思想代替对方,用自己所希望的教育模式去改变一个人。这样的一种思维过程中实际存在着把日本教育定位为为国家,为社会服务的一种思维结构中,反映出日本社会极为深刻的教育问题。如果采用了明显的歧视政策或者明显的对对方进行压迫,那么我们知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哪里有歧视哪里就有抗争。但是如果采用这种巧立名目的同化政策,常常是在表面回避了某种冲突,但在实质上带来了人的心灵上的一种不满,一种困惑,一种痛苦。这些常常是我们花费很多时间也不能修复、挽回的。如果大家回顾日本和韩国,日本和中国的历史,便可以清楚地发现恰恰是日本在对外侵略,殖民统治政策实施的过程中不尊重其他民族,东方民族的灵魂和心灵,所以导致留下创伤。至今我们还难以修复我们可能代代的和平友好,只能嘱咐我们的后人不停地为这样的修复进行努力,才能使日本的教育、文化得到一种彻底的改变。

教育在日本具有这样一个要让人觉悟,让人有某种领会,要改变别人教育本质的现象,这种现象从战前一直存在到战后,且不断发生在日本的教育事实中。但在战后50年代、60年代日本市场经济的发展过程中又产生了新的因素。五六十年代日本经济曾有过飞速发展的阶段,在这一阶段市场经济的原理渗透到教育的各个领域中,竞争效率成为提高学习的方法,技能成为了大家普遍认可的一种价值观。但恰恰是在这种价值观中,战前都一直对存在着对人进行同化、说教。对人思想进行某种不正常介入的这样一种思想,在经济领域中又获得了新的发展空间。这样一种新的现象和旧有的传统东方社会的同化思想结合在一起带来了今天日本出现的各种教育问题。在传统社会中一种存在的一种同化思想,一种大人处于优势地位,孩子处于被教育的地位。大人和孩子之间关系不平等,这样产生了所谓大人和孩子不理解和某种理解有误区的状况。这样的一种状况在市场经济发展迅速的时候,从个体的家庭中的年长的人和年小的人对比的关系演变成了整个社会为了培养大规模人才进行某种特定考试,设立某种考试资格制度,使人们越来越倾向追求表面的教育价值而忽视了人与人之间的实质问题。这样的教育状况使得日本教育的今天经受着两重磨难。

现在的社会是一个信息化的时代,信息使我们掌握知识信息的可能性更宽广,但所谓的信息都是关于事物外在的信息。信息的增多并不使我们能够真正的感触到真实事物的本身。我们恰恰因为信息的增多,从而减少了真正接受真实事物,触摸真正事物,看到并观察真实事物的机会,形成了这样一个双重问题结合在一起的困境。当今日本掌握信息的渠道越来越多,但看到的却是观察真实事物的机会越来越少。大自然对孩子教育的能力,对人的影响能力,实际上是一个人成长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东西。而现在生活中大自然远离了孩子的生活空间,使孩子对生活的感触力,对生活问题的理解发生了重大改变。我们更多的利用形式上的而且用所谓的知识来填充孩子的大脑。但实际上真正使孩子认识事物的媒介应该是朴实无华的大自然。大自然是最伟大的教师,只有在大自然中人和人之间才能真正带有人的感情,感受真实的学习和交流,也只有在和大自然的接触中人们才能够发现真正的问题,接触真正的事物,走向真正的学习道路。

今天所说到的从一个农民那里学到的有关有机农业重要性的一些知识和我的想法引导我思考了有关教育的深层问题。若用一句话来总结的话,那就是今天的人们越来越重视要把无机农业变成有机的农业。在这里我要提倡人类要把已经被无机化的教育变成一种真正的有机化的教育。在创造有机化教育的过程中可能有大量的工作需要我们去做,我们需要真正理解人的学习能力,了解人要接触的大自然,了解大自然对人本身学习的价值,还要了解人本身作为一个存在物的价值。我们的工作还很多,需要思考的问题是无止境的。今天举得仅仅是一个小小的例子,我所主张的把无机教育向有机教育进行转化的这种期待和希望实际上是对世界教育现状的一种忧虑,一种思考。当今社会,市场经济渗透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人们以创造经济的价值为核心,追求自己的生活,提高自己的效率,追求经济的利益。而在这样追求经济效益的社会中人们之间的矛盾,人们对生活的期望都渐渐脱离了生活。这就需要我们赶快把我们已处于无机化边缘,甚至是完全无机化的教育现状变成一个真正具有有机教育的状况,这也可能是我对未来教育的最大理想和希望。

在发言结束之际,我想把我的想法再次总结归纳一下,现在人类面临着新的教育挑战。这种教育挑战就是几乎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的人们都在为自己家庭子女教育的问题所困惑。这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问题,更是现在人类面临的困惑和客观问题。现在社会最大的教育问题就是人类过多的把教育变成了一种手段,变成了某种社会利益、经济利益结合的工具,而忽视了自己孩子本身具有的个性价值。我们今天重谈教育,不能否认确实每一个孩子都有着自己独特的价值,并且我们要为其创造某种发展道路。但我们深知当今社会里我们失去了平衡,我们过多的重视了外在的价值,而忽视了内在的价值。我们如何在这种“失去平衡”的时代依靠我们每个人的能力去重新进行选择自己的道路,使我们的教育走向更加健康发展的道路,这就是我的理想和希望。

最后我想发自内心的说:每一位家长,每一个教育者,你们要把自己的孩子不仅仅只看成自己的孩子,要看成整个社会的孩子,看成是世界的孩子。这样你就会把你们孩子真正的价值发现了,你们就会知道你们培养孩子的行动不是孤独的、孤单的,是和世界所有人站在一起的,你们的培养充满了未来的希望。如果所有人能够把别人的孩子也当成一个社会的孩子去关心、照顾、培养。这样的一种思想意识若真正深入人心的时候,我们的教育从另一个角度讲也就具有新的希望,新的可能。

另外我还想在介绍一点,今天我们从两个角度谈到孩子是我们自己的孩子这样一种想法,其中孩子即是自己的也是真实社会的孩子。举一个非常具体的例子,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存在这样一句话:孩子和父母是有着血缘骨肉之情。但是其实从生物学角度来看,父母的血缘和孩子的血缘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是完全具有着不同遗传因子的。从生物学讲胎儿在母胎之中,其血液和母亲是不能混在一起的,如果发生了母亲血液和胎儿血液混合,那么人体免疫就会产生问题,甚至威胁生命。其实父母跟孩子相同的某一方面是遗传因子,孩子继承了父母的部分遗传因子。但即使如此遗传因子经重新组合成了新的因子,形成了新的个性的特点。如果父母一定要按自己的遗传因子特点塑造自己孩子的时候,那么新的教育问题就一定会产生。所以作为父母都应该从科学的角度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孩子的想法、思维、个性特点。如果有和自己不同的地方,首先应加以认可,而不是用一种求同的方式要求孩子和自己完全一致。只有把自己的孩子既看成自己的孩子也看成社会的孩子,社会也会把别人的孩子看成自己的孩子的时候,教育的希望才会产生。我们的教育一定要建立在这样一个更广阔的天地里,那样我们日常的烦恼也会逐渐减少,日常亲子交流的各种困难也会找到某种解决的契机。

教育是一个非常艰辛的工作,也不是一次就可以完成的工作。教育要真正理解孩子,了解孩子和教育者之间是有着不同个性的人。我们承认孩子的个性,承认在我们成人和孩子之间可能会产生某种巨大的隔阂,这是我们真正理解教育的第一步。我们用我们对教育新的深刻的理解以及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充满新的教育的可能,培养我们的孩子。那么我们的孩子会充满无限发展的可能和希望。

 

 

顾明远先生讲话:

中国提出素质教育的背景,素质教育的提出有着20年的历史。二十年前,素质这两个字一般指人的身体、心理的一种天赋。素质教育曾有很多争论,第一次提到素质教育是1985年教育工作会议上文件《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界定》文章中提到我们的教育是为提高公民素质。80年代出现了两个背景,一个背景是我们的应试教育环境,第二个背景就是时代要求我们提高全民的素质,80年代由于各种社会因素,包括教育资源的短缺,中国的教育竞争十分激烈。

在日本当时也出现了考试定理这样一个名词,我想我们作为东方国家来讲教育的理解过于功利化。从国家政府来讲,希望我们培养的人才为我们的国家积极的服务。从家长的角度讲,希望孩子将来找到一个好工作。这都是从功力的角度出发。我们对教育的认识犹如对环境的认识,发展工业化的时候没有考虑到环境的污染,自然和人的关系,等到环境污染了我们才发现我们要尊重自然。我们在发展教育时也如工业化中只考虑教育为功利化发展服务,没有考虑到人的自身发展。我们的教育也是等到我们培养的人出来以后发现对人的发展培养异化了,我们才对人的素质提出要求。所以我们对素质的认识是逐渐深化的,从一开始为了反对应试教育到充分认识到人的发展。我们提到的以人为本,素质教育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也就是促进人的潜在的脑力体力作用的发展。现在国家制定的《中央教育改革发展纲要》中提到的我们今后的两个任务,其中一个就是提高教育质量,也就是大量推进素质教育。这也是保证我们儿童享受平等教育权利,享受比较优质的教育,使他们能够健康的成长。但是推进素质教育确实存在很多困难,很多障碍,这也并不仅仅是教育部门的问题,用我们中国话讲就是要解放思想,改变教育观念,改变我们的教育制度。我们要树立这样的观念,孩子既是我们的孩子也是社会的孩子,也是自然界的孩子。孩子也是自然界的一员,孩子有自己生长发展的权利,我们教育主要是促进他们的生长。

 

今天两位我们很尊敬的,而且素质教育领域有着非常知名的学者。不仅用他们的教育观点而且还有他们丰富的人生阅历,用这种非常深邃的理性的思考,也是用他们真正展现出来的人性的光芒,为我们揭示出素质教育不仅仅是学理上的问题,而且提到了教育最本质的我们怎样回归,我们在涉及教育,思考教育的时候我们必须去回归哪些最本真的问题。我想若是要真正去讨论这些问题还需要很多时间,今天两位前辈给我们开了很好的开始,接下去我们还有很多很多非常复杂和具体的问题,我们也希望大家继续关注素质教育,也希望在今后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给大家提供更多这样进行高层次探讨的机会。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工作是刻板的,总让人感到有很多不能选择的选择,无奈。

    但是生活中的时间被这样太多的“无奈”所填充,于是换个角度思考,在无奈中选择令我心动的一瞬,这样做后竟发现,原来工作还是有趣的,尤其是与孩子们在一起……

Powered by Oblog.